年底打车乱象黑车用打表软件计价3公里收92元

年底打车乱象黑车用打表软件计价3公里收92元

黑车用“打表软件”计价 3公里收92元

新京报记者探访年底打车乱象,出行热门地区现黑色踪影,网售出租车发票机可打“真发票”

“走吗?给打出租车票。”司机老王喊道。

黑车司机老王说,自己的发票打印机器是300多元买来的,但从哪里购买其拒绝透露。

24日晚,新京报记者站在工体北路路边的一分钟内,共有六七辆黑车缓慢停靠在路边并询问记者是否打车。当记者询问从三里屯到王府井的车价时,有司机一口价“到王府井给50块吧”,有司机拿出打车APP输入目的地,按照优享车型的价钱要价,“滴滴价46块,走不走?”但上述司机均表示不能提供发票。

12月23日23时许,记者以乘客身份与一名揽客的黑车司机攀谈,他称从三里屯到潘家园地铁站7公里的路程需要支付80元路费,“也可以打表,比普通出租车稍微贵一点点,没发票。”

西安东郊白鹿原上,82岁的王学坤,编了一辈子竹灯笼。握一把篾刀、坐一个马扎,老人与灯笼结缘了一辈子,看惯了原上过年的喜庆与热闹。

在陕北过年,蜿蜒山径上,秧歌队、腰鼓阵已成为陕北人最温暖的春节记忆。

前两年,李希梅和丈夫结婚,定居西安。前阵儿刚入冬,身边好几个姐妹盘算着春节出国游,听得多了,小两口也动了心思。

“每次放假回国,我都把自己的留学生活讲给爷爷奶奶听。”李希梅爱摄影,图书馆里的壁画、海边冲浪的年轻人、给美国室友做的火锅……“爷爷奶奶年纪大了,但对外面世界的向往,一点儿都不少。”

“黑车”出“正规”发票

黑车司机用“打表”APP计价,不到3公里距离显示92元。

时代变迁,如今白鹿原上,建起了白鹿仓景区。王少波脑子活,在景区的“非遗”街上,开了一家“竹编灯笼”铺子,平日里专攻编灯技艺。

12月24日晚上11时许,一些警惕的司机看到路边有人拿起手机疑似对着车辆,或经过有摄像头的区域,会将揽客彩灯关闭,转而摇下车窗与路人交谈。

随后,新京报记者在电商平台搜索与出租车相关关键词发现,有商家以出售打印机色带的名义销售发票打印机。简单咨询后,商家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了发票打印机的操作视频。新京报记者发现,视频中的机器与黑车司机老王手中的发票打印机为同款产品。

新京报记者分别刮开4张发票下方的密码,在北京市税务局官网上查询,结果均显示,该发票系北京市国家税务局新版出租汽车专用发票,税控后台校验比对结果:相符。而购票单位为北京光宇出租汽车有限公司。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北京光宇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,但均无人接听。

12月23日22时许,在工体北路附近路边,很多人在寒风中等车并不停地跺脚。“太不好打车了,这都30多分钟了还没有司机接单。”一名男士抱怨着。

记者在北京市税务局官网上查询4张发票,校验比对结果为“相符”。网页截图

此外,多名出租车司机也表示上述情况确实存在。根据商务部等部门公布的《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》,小、微型出租客运汽车使用8年。有出租车司机介绍,按照国家法律规定,报废车辆是不允许再次流入市场的,而一些报废车处理厂会不遵守规定,把报废车以一两万元的价格卖出去,改装一下再次上路。“报废车买的时候,计价器没拆除,有些人就会通过购买或伪造的途径得到出租车小票。”

据市民反映,工体、三里屯一带经常有黑车出没。在工体北路,有的“黑车”亮起前挡风玻璃正中间悬挂的各色彩灯,有的车辆用LED灯组成“空车”字样。

出租车发票机网上可购

12月24日晚间,三里屯一辆挂有顶灯的出租车司机称计价器出现故障,无法计费打印发票。“到朝阳公园40元,没办法便宜。”新京报记者当时查询到,从三里屯到朝阳公园约3.5公里,多款网约车平台当时显示,呼叫普通车辆的费用只需要15元左右。

一声腰鼓、一个灯笼、一条视频……这个春节里,陕北大地上,拜年,有老传统、有新气象,甚至有了国际范儿!

除了黑车以外,新京报记者发现,一些外观看上去与正规出租车一样的车辆同样存在议价和拒载现象。

商家介绍,发票里的车牌都真实有效,可以设置好城市发给买家,价格是380元包邮,“机器里面有1000组当地出租车车牌可以随机打印,也可以随意设置更改”。

多名出租车司机表示,出租车发票都是由税务局下发给出租车公司,公司再分给司机们的,“但是需要拿存根那张去换,流水总额都在那张上面。”

如今,老人出国不方便,李希梅便带上相机,用镜头记录旅程。“我还想邀请几位华人店家,站在镜头前,用中文送上新春祝福。”李希梅春节时还制作洋溢着泰国风情的拜年视频,“发回去,爷爷奶奶肯定喜欢!”

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刘名洋 实习生 吴淋姝

此外,12月25日0时许,王府井大街与金鱼胡同交叉口附近一名出租车司机称,自己不打表,提供不了打车小票,无论去哪里都是普通车费的3倍。12月25日凌晨,在王府井APM商场附近,不少出租车停靠在此处,但并不拉客人。“不打表,没发票,但是跑空趟的钱你得再给我。”记者计算发现,原本仅需30元的路程,加价到了80元。

腊月底出发前,夫妻俩回了趟渭南老家。“赶不上除夕,就提前给爷爷奶奶拜个年。”

黑车司机老王正在打印出租车发票。

很多年前,张征还是小伙子时,也曾是拜年的“绝对主力”。锵锵锣鼓声中,男男女女穿红戴绿,娃娃们一个个小脸冻得通红。秧歌、腰鼓在黄土地上奔腾开来,尽显新年新气象。

12月24日晚,在三里屯工人体育场北路附近,多辆黑车亮起条状彩灯、摇下车窗揽客。而有些黑车司机则较谨慎,看到在路边停留的行人会低声搭讪,以此拉客。

工务局表示,目前新北市府团队及自来水公司仍持续开挖寻找漏水点中,将视抢修状况决定恢复通水时间,预计最快今晚11点供水,但由于漏水路段位于新庄老街,地面为花岗石硬铺面,下层又是钢筋混凝土,开挖非常困难,也增加施工难度,自来水公司持续扩大开挖范围,找寻漏水点中。

针对上述情况,一名正规出租车司机表示,敢不打表的出租车以套牌车为最多,这些司机从报废车回收厂购买报废车辆,并找套牌安装在车上。

记者在上述地区探访发现,使用网约车APP下单半个多小时并没有司机接单,也未见空驶的出租车经过。

商家在演示视频中称,“发票打印机会感应发票上的黑块自动停止,然后可设置上车时间,设置金额、里程。调整好后就可以直接打印。”商家还表明,“所打发票跟正规出租车发票是一样的。”

12月24日,工体北路,3辆车内悬挂红色小灯的车辆在揽客。本版摄影(除署名外)/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

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,非法运营黑车严重扰乱市场秩序,涉嫌非法经营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,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。非法出售或者购买伪造增值税专用发票的,在法条中均有体现,其中最高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。

春去秋来,黄土地里“沿门子”,祝福了岁岁年年。一转眼,“小娃娃”张军明已过不惑之年,成了山王河村支书。30年时空流转,村庄也“换了人间”:2万多亩退耕地褪去黄沙、披上绿衣,经济林木漫山遍野。富余劳力搞起了“黄土风”腰鼓队,还跨出国门,去过秘鲁、新西兰演出。

“时间是可以调的,你要是需要我给你多打几张。”新京报记者对比发现,黑车司机老王提供的出租车发票与记者手中的真票并无太大差别,仅有存根一栏为空白。

一入腊月,延安的川梁沟峁里,年味渐浓。

但是,当车辆到达目的地后,司机突然加价到500元,称车辆实际行驶路程比原规划路线远,必须加钱。“你路上也没说要加钱啊。”“实际路程就是远了。”黑车司机开始争辩道。黑车司机表示,自己在三里屯一带拉活,很多消费的乘客都有一定的经济实力,通常也不愿意因为价格争执太久,对于司机的一口价,通常会“豪爽”地支付高昂车费。

在探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与以往的黑车相比使用了“新设备”,黑车司机在手机上使用相关“打表软件”用于记录收费里程。而且相关数据可以自行调整以打出不同的里程数据。而“打表软件”最终价格远高于网约车价格。

“在关中民俗里,‘外甥拜年,舅舅送灯’。火红的灯笼,是小娃娃正月里最期盼的礼物。”今年40岁的王少波仍记得,儿时去舅家拜大年的场景。“大年初二进了门,挨个给姥爷、姥姥、舅舅磕头。红包装兜里,心里还盼着打灯笼哩。”

除了“议价”“拒载”等常见问题以外,能开“真发票”成为很多黑车的“优势”。而且发票的金额、时间、里程等均可随意拟定。司机表示:“这都是从出租车公司搞来的。”

“敢议价多是套牌车”

记者向前又走了不到5米,另一名黑车司机便上前询问,“别往前走了,这一排车要价都一样。”

另一名出租车司机李世(化名)表示,他们公司的发票如果丢失一卷要赔500元,“不光这样,还得登报写遗失声明。”李世推测,黑车司机们手中的空白发票很有可能是以发票丢失的名义流出的。

“的票”APP半途“跳价”

老王说,自己来京已经10年,京牌是早些年买车上的,“你问外地车,他们都走不了长安街,70块钱不贵了,我给你开100的票。”

“你也看见了,打不到出租车和网约车。”一名黑车司机说。因为当天三里屯附近执法人员正在执法,所以该司机不敢打开揽客灯,只能将车停放在路边,看到路人便上前低声询问。

眼见记者嫌贵执意离开,这名司机紧追两步,表示可降价到60元。在行驶中,司机掏出手机打开一款第三方出租车计价软件开始计费。软件页面显示,北京晚高峰每公里收费7.08元,但车辆在实际行驶过程中存在突然“跳价”的情况。记者计算,车辆仅行驶了2.6公里,计价器上的车费总额已经涨到92元。在车辆拥堵路段,车辆每次起步停车,计价器便上涨一元。计价器在一分钟内价格上涨10余次,记者质疑后,司机表示按照此前商量的一口价收费。

运营黑车涉嫌违法严重者可追究刑责

老王分别给记者开具了总额720元的4张发票,除去本次行程的发票,多开的三张共收取手续费4元,“我这一张发票纸就10块钱本钱,200一张的,就多找你们要了10块。”

黑车司机开具的出租车发票究竟是否为真呢?

韩骁提示,黑车并不只是非法运营的车辆,对于乘客来说,还潜藏着巨大的财产安全风险及人身安全风险。乘客消费者应提高安全意识及防范意识,切勿贪图一时便宜乘坐黑车,应时刻谨记选择正规的客运车辆,保障自身财产安全及人身安全。

正规发票或因丢失外漏

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该店铺售卖的此产品月销41件,共88人给了好评。

相机、自拍杆、三脚架……趁着飞曼谷的航班还没到,李希梅又检查了一遍行李。满怀憧憬的旅途中,有个“重头戏”——给家里老人录拜年视频,送上异国他乡美美的祝福。

消防局指出,自来水公司原初步判定不影响民生供水,但因支线制水阀无法关闭,决定关闭新泰路主干管,以利管线开挖。

“开黑车收入与开正规网约车的收入确实没有办法相比,肯定会有人铤而走险去做。”上述黑车司机说,网约车每天开十三四个小时,去掉每月租车的5000元,再去掉油费、房租、饭钱等,每个月最终拿到手里的也只有5000元至8000元,“我认识的就有之前开网约车的司机现在又回去开黑车了。”

针对上述调查情况,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律师余超介绍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》第六十三条规定,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,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,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停止经营;有违法所得的,没收违法所得,处违法所得2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;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2万元的,处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老王介绍,自己的发票与出租车一样,“是从出租车公司搞到的”。车程过半,老王左手控制方向盘,右手从车里掏出一个小型机器,随即又从遮光板里掏出一张空白发票。小型机器启动后,电子显示屏上显示上票,伴随着“滋滋滋”的声音,发票被卷进机器里,随后老王按了几个键后,发票打印完成。

“时代变,灯笼变,白鹿原也在变。”王少波十分感慨,“唯有这竹灯里藏着的拜年祝福,从未改变过。”

老王手中的发票打印机约巴掌大小,共5个操作键,从左至右分别为金额1、金额2、里程、设置、上纸。

爷爷奶奶,是李希梅最大的牵挂。前些年,她在美国留学时,每逢除夕夜,都惦记着“叮咚作响”弹出消息的家里社交群。视频群聊一开,先给长辈拜年。爷爷奶奶挺新潮,学会了发红包;一帮小辈儿一拥而上,红包个个“秒光”。

北京上班族小倪说,他平时到三里屯、工体、王府井、后海游玩,多次因为难打车而选择黑车,对于满街的黑车,他表示早已见怪不怪。

“没办法啊,开网约车必须要办理网约车资质。”一名黑车司机介绍,人流量大的地方,往往执法人员也较多,他通常不会主动去这些地方接客,担心被罚款。

司机路边揽客躲避检查

白鹿原上,岁岁拜年,辈辈送灯。见证这一幕幕温馨场景的竹编灯笼,已有300多年历史。若论“原上编灯第一人”,当属“非遗”传承人王学坤;而跟爷爷学艺的王少波,已是王家的第九代传人。

灞桥孙家沟村的王学坤和侄孙王少波,春节前夕在院子的柿子树下,忙着赶制竹灯笼。破竹、划篾、编织、收口、糊纸……十几道工序下来,一个个精巧玲珑的“火葫芦”竹灯,就在爷孙俩手里诞生了。

出租车司机陈林(化名)介绍,一卷发票是100张,一般10卷一起发,“有丢失的情况。去年年底,我车后备箱被人撬开,发票就丢了,一卷赔了200元。”

王少波肯琢磨,要给老技艺融入新创意。端详店里的小物件儿,“灯笼台灯”最有设计感,“灯笼花篮”工艺巧,成为年轻人拜年贺岁的时髦礼物……

“秧歌、腰鼓拜大年,就是‘沿门子’,就图个红火喜庆。”说起“沿门子”传统,64岁的山王河村民张征侃侃而谈,“正月敲敲打打,能保四季平安。”

“新年新气象,新人新玩法。”李希梅笑言,“传统中国年,也有国际范儿!”(记者 高炳)

时至年底,各种节日密集到来。新京报记者于12月23日、24日、25日探访了三里屯、王府井、后海等出行热门地区的打车情况。面对出行高峰,各种打车乱象又浮出水面。